青旅物流总部“物是人非” 加盟商:收购的全峰快递原股东隐瞒债

  临近春节,与7家上市快递公司纷纷“晒”全年业务量的红火场面相比,少年码王单双,有些二、三梯队快递公司却处在另一个寒冷的极端。

  近日,青旅物流被曝原本承诺员工和加盟商的薪资、押金等补偿未全部兑现。1月23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多位前全峰快递加盟商、青旅物流员工处证实了该消息。

  这已不是青旅物流第一次被曝资金短缺,自2018年4月开始,关于青旅物流和全峰快递网络瘫痪、业务暂停和员工欠薪的传言就一直未断过。

  1月2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青旅物流位于北京大兴区金星路24号的总部探访发现,办公地点大门紧闭,只有侧门有保安值守,周围鲜有人员走动。据保安透露,青旅物流已搬离数月,但是这期间依然陆续有人来公司要账,也有法院来调查情况,在发现青旅物流早已人去楼空之后,最近来的人少了。

  自2015年进军物流配送行业起,青旅物流“买买买”似乎从未停止。但在2017年4月收购全峰快递后,青旅物流走得似乎不太顺利。这个由花钱不曾手软的“金主”和快递黑马全峰快递强强联合编织的二线快递公司“突围”之梦,已然变得摇摇欲坠。

  江西抚州一位全峰快递加盟商徐先生(化名)怎么也没有想到,网点瘫痪、业务暂停、北上讨要赔偿陷入无止境等待成为他2018年生活的主要内容。徐先生于2014年6月1日加盟全峰快递,原本小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现在却变成一个四处碰壁的要账人。

  据徐先生介绍,现在,他手上持有盖了青旅联合物流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和全峰快递印章的欠款达65万元,包括干线运输的费用、网络派费、操作费和3万元的网点押金。

  2017年4月,全峰快递被青旅物流收购后,包括徐先生在内的多数加盟商都看好青旅、全峰“强强联合”的前景,甚至有人不惜抵押房屋借款,加大对网点的投入和建设。

  据徐先生回忆,一开始大家都信心满满,但从2017年9月开始,班车合同就临时中断,不少网点加盟商被拖欠班车费用,当时就有加盟商想在拿到了押金和班车费用后退出不干了。

  2017年11月,青旅物流向加盟商透露,其接下来将有规模不下20亿元的融资进来,并在官网上鼓励员工“砥砺前行”。彼时,这也让不少加盟商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决定留下来等一等。

  “但到了2018年3月,大多数网点开始停摆,再往后就是各个站点的彻底停工,甚至江西省的分拨中心都没有人了。”徐先生表示。

  2018年5月,徐先生作为江西地区的代表前往北京青旅物流总部沟通,当时有股东和公司高层出面表示,青旅物流方面正在接触投资人,新的款项很快就会到位,公司将在正常运营后按计划分几年返还加盟商押金和赔偿。

  不过等到现在,承诺给部分补偿的日子已过去许久,徐先生称其还没有拿到一分钱。

  徐先生的经历并非个例。陕西、四川、江苏、贵州等地的多位加盟商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青旅物流还欠他们至少3万元的押金和其他费用。

  除了原全峰快递的加盟商,受到牵连的还有青旅物流的员工,一位前青旅物流四川分部销售内勤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从2018年3月开始就发不出来工资了,后来跟公司签了离职协议,公司承诺在2018年9月15日前支付15000元的工资和一个月工资作补偿,但是至今没有收到公司的补偿款。

  “刚开始发不出来工资,大家还坚持了几个月,后来办公楼也被房东收回了,(员工)也就各谋出路了。”上述销售内勤表示,“听说是公司收购了全峰快递后欠了很多外债。”

  针对上述青旅物流前员工和全峰快递加盟商的说法,记者试图与青旅物流及全峰快递取得联系进行求证,由于青旅物流官方网站上未刊登联系方式,记者只能拨打全峰快递官网上的客服电话,但截至发稿,未能拨通。

  记者又通过天眼查获取了青旅物流的联系方式,并试图通过此联系方式从公司得到回应,一位男士在接到电话后表示,自己曾经是青旅物流的,但是“现在没什么好说的”。记者还通过天眼查发现,2018年以来,青旅物流经历了人事变动,2018年9月13日,原公司经理、法定代表人徐云波退出,宋起成为公司新的法定代表人。

上一篇:《行尸走肉》物是人非追剧只能靠情怀了吗? 下一篇:这双鞋多久没见了?真遗憾书豪怀念的阿迪那个时代早已物是人非